新聞網
[舊版網頁] 白楊首頁?|?

新聞特稿

用詩意打開第一次的離別

分享到:
來源:新聞網 ?? 2019-05-21 ?? 作者:陽文景、陳俊芝 瀏覽量:172

前言:2019年3月31號晚,在第43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上,《第一次的離別》斬獲了第43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火鳥大獎新秀電影競賽單元最佳影片。在此之前,此片已被評為第31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亞洲未來單元最佳影片,第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新生代單元國際評審團最佳影片。著名導演姜文,焦雄屏老師和梁家輝老師都對此片表示好評:“作為處女作,它近乎完美!”

 

王麗娜在第31屆東京國際電影節頒獎典禮現場接過獎杯

“如果生命能再來一次,我愿意生在塔里木盆地,因為人類的四大文明都在那里交匯。”英國歷史學家阿諾德·湯因比曾這樣說過。正是這樣的土地讓生于新疆沙雅的青年導演王麗娜有了拍攝電影《第一次離別》的靈感,“我希望把自然給我最直接的感受和時光留下的印記在《第一次的離別》中做到盡可能真誠的呈現。”

《第一次的離別》由我校戲劇影視學院14級電視制作MFA畢業生、青年導演王麗娜執導,戲劇影視學院攝影系副教授李勇掌鏡,講述了新疆沙雅男孩艾薩與他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凱麗比努爾的童年故事,也體現了艾薩與患病母親之間的動人親情。

《第一次的離別》劇照


引導式拍攝

王麗娜的本科專業是電視制作MFA,課程設置也會有電影賞析及電影視聽語言的一些課程。《第一次的離別》原本以紀錄片為定位,所以劇組是按紀錄片的拍攝方式來組建的,拍攝階段的劇組一共有六個人:王麗娜、李勇、李勇的攝影助理兼燈光師、跟機員、錄音師、司機兼翻譯(后期制作過程還有剪輯師馬修、作曲文子和聲音設計師李丹楓的加盟)。“它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視聽語言的規范之作,但它源自于內心的真實表達。”王麗娜說,“至少對從紀錄片進入影像世界的我而言,作品絕不是產生于自我幻想之中,而是產生于‘我’與‘世界’相接的地方,讓我對現實和日常生活飽有敬畏之心。”

 

影片主創團隊在東京六本木新城TOHO電影院全球首映禮上與現場觀眾交流

準備拍攝電影過程包括了半年的調研和一年的紀錄片拍攝。時間主要花在找尋人物和理解人物上,這需要王麗娜和王麗娜的人物建立親密的關系,和他們一起生活。拍攝過程中必然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尤其是出演的演員都是從未有過任何表演經驗的素人,要讓他們在鏡頭前自如,王麗娜必須花大量的時間與他們熟悉起來,所以前期的工作很重要。對于成人演員,王麗娜可以明確提出自己的想法和臺詞,讓他們反復記憶,排練,進行多次拍攝。但對于孩子,王麗娜得盡量讓他們相信一切發生的真實性,提前設計和營造可信的環境和氛圍及事件,引導孩子說出必要的臺詞,讓孩子身處環境,自由發揮,以此達到最自然的表演效果。“我一直堅信情感應該引導孩子的動作,而不是相反,如果你要孩子悲傷哭泣,就要在他身上激起那種情感。”

王麗娜回憶了一個片段:為了拍出凱麗比努爾遲到后真實的情緒,她提前安排好了一切的事情,讓鬧鐘晚響,讓媽媽晚些叫孩子們起床,起床后還讓媽媽告訴她要教弟弟功課。然后也提前告訴老師,今天凱麗比努爾會遲到。但是這一切只有媽媽和老師知道,其他孩子都不知道。當凱麗比努爾真的遲到,站在教室門外焦急地等待開門后,她那一刻咬嘴唇、踢腳的動作以及眼睛飄淚花所透出的悲傷都源自真實情感。一直到電影拍完她都不知道這是安排的戲。

 

《第一次的離別》劇照

當然,拍攝過程中也有些遺憾。王麗娜指出,有一出艾薩找媽媽的戲,其實并不是王麗娜最理想的狀態。在紀錄片拍攝期間,王麗娜遇到過一次艾薩真實找媽媽的戲,帶著生活本來的質感,說不盡的復雜和無奈。但因為《第一次的離別》拍攝期間艾薩已經升入初中,那場戲發生艾薩上小學的時候,如果要拍攝,則必須回到那個小學教室。當時艾薩的小學老師因為意外離世了,王麗娜擔心大量的演繹會破壞孩子對她的信任,最終只能放棄了那場戲。


詩與真的交融

“我出生在80年代末期,我的整個童年都在塔克拉瑪干邊緣的庫木托卡依村莊度過,印象中雨后的海市蜃樓充滿神秘感,我和童年玩伴躺在路邊的紅柳樹下,等待著一輛馬車的到來。”回憶起自己的童年,王麗娜的話語里平添了許多詩意。和劇中的艾薩一樣,因住校而離家是王麗娜的第一次的離別,“原來的生活悄然逝去,是閱讀讓我發現了另一世界,閱讀也構成了我。”她還記得,在縣城的圖書館,她發現了塔科夫斯基的《雕刻時光》和艾特馬托夫的《查密莉娜》,閱讀讓她開始思考,讓她的心靈開始獨立。也是在艾特馬托夫的作品《白輪船》中,她學到了另一種看待人和世界的視角:從樸實純真的視角進入,用詩一樣的語言講述,對大自然、對美、對善的敬畏。

 

青年導演 王麗娜 

在調研期間,王麗娜讀到了影片主人公艾薩寫給媽媽的一篇作文:“我是媽媽從外星空帶來的,媽媽的耳朵聽不見,我只能用眼睛和他交流,媽媽的心靈像泉水一樣清澈,她的愛滋潤著我,我只為媽媽而活。”艾薩的這篇文章打動了王麗娜,驅使她去參觀了艾薩的家。在那里,她看到了艾薩與羊羔的互動,與這片自然的互動。這喚起了她童年的記憶,“我們都曾雙腳沾滿泥巴與自然和動物親密無間,然后不斷的經歷告別,最終成長。”是這些具體的人的生活讓她有了拍電影的欲望。

王麗娜的生活經歷以及閱讀帶來的全新體驗使得《第一次的離別》得以用詩意的手法對“離別”“童年”“成長”等主題進行表達,構建了一個“詩與真”的電影故事空間。


亦師亦友的成果

電影的成功離不開團隊內其他成員的支持。李勇老師是王麗娜的研究生導師,也是這部片子的攝影師兼燈光師。在影片錄制過程中,李勇給了她很多中肯的建議。紀錄片拍攝期間用到航拍,也是李勇找的好友免費去幫王麗娜拍攝。王麗娜表示,“一個人在拍第一部作品的時候,是會帶著許多矇昧和愚鈍的,但同時又帶著一種‘無畏’,而這個‘無畏’是需要有一個強有力的后盾的,我的導師正是我的‘后盾’。”王麗娜導演說,沒有李勇老師,就沒有《第一次的離別》。

 

李勇老師與《第一次的離別》中的三位小演員

李勇參與到這部片子的緣由則要從王麗娜的研究生畢業作品《紅旗的孩子》的紀錄片說起。作為這部紀錄片的見證者及研究生導師,李勇給出了一些意見和建議,最終王麗娜完成了一部讓所有答辯老師都稱贊的好作品。畢業后,大象紀錄的幾位創始人看中了這部片子,想把王麗娜的作品推向大銀幕。按大銀幕來定位這部片子的制作水準,需要找有大銀幕拍攝經驗的人來一起合作。這樣,王麗娜主動邀請李勇老師加入這部電影的創作團隊。

“雖然我是她的老師,但我在她身上也學習到很多東西,尤其是她對作品的堅持和她那種柔和待人、波瀾不驚的處事態度。”李勇認為王麗娜是一個很有方向感的導演,很堅持自己的創作理念。王麗娜認為,每一次的認可都是鼓勵,也讓她堅定了自己的電影信念,今后唯有再接再厲。“我覺得對青年創作者來說,這是一個是最好的時代,只要你有好的想法,忠于自己的想法,不委屈作品真誠的創作,作品定不會辜負你。”

 

《第一次的離別》全球首映禮現場(圖源:人民網) 

(編輯:冼曉晴)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
浙江20选5开奖直播